哟嚯

江周only,不想看到拆or逆的任何内容,ky自重。


过激江攻粉。
天雷江受,不共戴天。

江周/仲夏夜没有梦

人似乎还得为了睡觉而活着。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昏睡百年》


  九百六十八只羊,九百六十九只羊,九百七十只羊……

  到第一千只羊时,江波涛实在没忍住,睁开了眼睛。他看向黑魆魆的天花板,缓缓坐起来。如果说两小时前他还不敢确定,那么现在他敢百分百肯定自己一定是失眠了。

  失眠是一种很玄妙的状态,玄就玄在你能感觉到困,但他妈的就是睡不着。

  人一失眠,就会产生一系列错觉,其中一种是会以为自己是诗人,或是大哲学家,毕竟睡不着的时候脑子里往往金句频出。

  现在是凌晨三点。江波涛看着墙上的挂钟开始瞎想。比如说思考一下人类睡觉的意义。

  他在想,或许就某方面而言,睡觉这项活动也很玄妙。它似乎偶尔受到意识的控制,人可以决定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不睡;偶尔又具有独立性,比如会发生不想睡却睡着了,想睡但睡不着的情况。江波涛现在是后者。

  没有人想在工作日的夜晚失眠。尤其是这种无缘无故的失眠。随着时间的流逝,思考不出睡眠的意义,以及睡眠的原因。

  确认自己的失眠并非任何生理因素导致的,毕竟他白天并没有食用任何具有兴奋效益的食物或饮料,最近也没有发生任何会使他产生焦虑的事,百思不得其解的江波涛转而开始思考自己是否要从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转入怀疑论者。

  或许是一种神秘力量在阻止他入睡。

  可能他清醒与否关系到世界与人类文明之存亡。因此,为了地球,他不能睡着。

  江波涛甚至开始构思一部以他自己为主角的末世小说。带有一点科幻色彩,一点玄幻色彩,和一点……随便什么色彩。

  等等,他好像没打算给他的小说添加入童话色彩。

  “……你的意思是,我之所以失眠,是因为你迷路了,没来得及给我提供仲夏夜之梦服务?”

  现在是凌晨五点。江波涛很肯定自己真的一宿没睡。但和一个飞在半空中,巴掌大小的精灵对话这件事,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在做梦。江波涛揉了揉眼睛,发现这似乎也不是视疲劳产生但幻觉。

  “您要这么理解也没多大问题,总之给您添麻烦了。”一身古希腊时期白袍装扮的小人儿扇着翅膀,在半空中向他鞠了个躬,自我介绍道,“江波涛先生是吧?您好,我是您的专属仲夏夜精灵。”

  “……你先让我缓缓。”

  想他江波涛活了二十几年,什么大风大浪,奇闻逸事没碰见过?可这活的小精灵还真属于开天辟地头一回碰着。世界未解之谜又解了一桩。

  但江波涛兴奋不起来。一部分当然还是和睡眠不足有关。

  “那什么,我就想问一句,你们这属于服务业么?”

  小精灵明显一愣,差点没从半空中摔下来。“……属、属于吧?”

  “那你今晚可算是失职了啊。按理说我是不是可以去找你们的……精灵王?是这么说的吧……投诉你?你工号多少?”

  “68879638……”

  “停停停,太长了,我记不住。”数了半天羊,江波涛现在听见数字就头疼,“我喊你688吧。”

  “是6887。”小精灵提醒他,“不是6888。”

  “算了,6887也行。”见精灵听他说要投诉,眼眶里满满都是泪水,江波涛多少有些心软,“或者你解释一下你是怎么迷路的?要情有可原的话,我可以考虑撤销投诉。”

  “说来也怪不好意思的,我有点路痴,出门全靠GPS,但今晚我其实是帮朋友顶班,他临时有事来不了,而我出门出得急所以没给手机充电……”6887越说越小声,“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这样吧,我可以给您提供点儿补偿!”

  提到补偿,江波涛稍微来了点精神。“说来听听?”

  “我可以让您好好睡上几天!”6887骄傲地挺起胸膛,“保证谁都喊不醒您。”

  “……别了,我还得工作。万一有人来找我又喊不醒我,把我当植物人送医院去了,多少也算个无妄之灾。”江波涛说,“有别的方案吗?”

  6887说:“我想起来我们那儿有一种神奇的花,它的花汁滴到人眼里可以让人爱上第一眼看见的人。您有脱单需求吗?”

  “我总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但你这么说了,我想起来我好像是有这方面的需求。”江波涛摸了摸下巴,“我有个喜欢的人。”

  “噢!”

  “但我还没告白。”

  “啊……”

  “是我一同事。我摸不准他的心思。他那人还挺含蓄的,感情一般不外露。所以我有点儿担心会被拒绝。“

  “哦?”

  “但我真挺喜欢他的,所以,咳,你能不能帮个小忙……”江波涛捏起两根手指,比了个“小”的手势,“能不能用那个花汁让他爱上我?”

  提到牵线搭桥的事,6887显得格外兴奋,从他扇动翅膀的频率可见一斑。他现在整只精灵仿佛都在发光。

  “包在我身上!我们仲夏夜精灵在促成情侣这方面是老行家了。有一位前辈曾经一次性促成过两对情侣呢!”6887说,“对了,你喜欢的人长什么样子?”

  江波涛想了想,给了6887几个形容词,然后重点强调了“他长得特别好看简直惊为天人”这一点。

  “天快亮了,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我可就走了哦。”

  “多问一句,我明天不会再失眠了吧?”江波涛对这事显得耿耿于怀,“我思考了一晚上,终于意识到人活着的意义大半在于睡觉,为了睡觉,人得活着。睡不着的人和死人区别不大。长睡不醒的人也和死尸没有区别……”

  不等江波涛抒发完,6887夺窗而出。

  -

  周泽楷和江波涛打完招呼后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直看得江波涛浑身不自在才若有所思地来了一句:“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

  “大概是失眠闹的。”纵然心里咯噔了一下,江波涛嘴上仍是打个哈哈,混了过去。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记挂着6887说的补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生效。

  见面后照常聊了几句战队的事务,现在正值夏休尾声,陆续有队员回来,两人作为队长和副队长也要开始制定后续的工作训练计划。

  “我看群里孙翔说打算今天回来?”

  “昨晚应该就到了。”周泽楷说。

  正好还没离开宿舍区,江波涛提议说:“走,看看他起了没。”

  -

  敲了半天门没有回应。江波涛下意识压了一下门把,发现门没锁。他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见他对自己的行为没发表任何意见,便大着胆子把门推开。

  房里很暗,窗帘没拉开,看样子是还没起。不过想孙翔昨天舟车劳顿,赖个床也算情有可原。

  江波涛怀着点恶作剧的心态蹑手蹑脚走过去,身后周泽楷看他的样子似乎觉得挺有趣,也小心翼翼地跟上他的步伐。

  只见江波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开了孙翔的被子。

  简直是小学生行为,太丢人了,正直的轮回队长忍不住捂上脸,对于自己竟然陪着副队胡闹这事感到万分后悔。

  于是孙翔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脸坏笑的江波涛,和看不到脸的周泽楷。

  按理来说,他应当先进行一轮哲学三问: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然而他一开口,却是一句情深款款,又可谓是唐突至极的告白:“江副,有一句话我想对你说很久了,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

  江波涛:“……”

  周泽楷:“……”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江波涛希望自己没有阴差阳错走进孙翔的房间,更没有在带着周泽楷一起的情况下走进孙翔的房间。再或者,他应该让时间倒流到大概四小时前,黎明时分。

  “你什么时候欠的情债?”周泽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有点遗憾进来前没拿上昨晚放冰箱里没吃完的半个西瓜。

  江波涛苦笑。“这恐怕欠的不是情债,是孽债。我觉得我主要错在以为精灵的审美和人类的审美是一致的。”

  “你是不是没睡醒?”周泽楷觉得他在说梦话。

  “我是压根没睡。”江波涛叹道,“6887害我不浅。”

  “你要不还是回去补觉吧。”

  床上的孙翔听见周泽楷让江波涛回去,大惊失色地从床上蹦起来,拽住江波涛一条胳膊。“你要去哪?亲爱的别丢下我!我和你一起走!”

  江波涛被孙翔拽了个趔趄,差点倒周泽楷身上。

  “我是不是不该在这里,应该在车底。”周泽楷问。

  “这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吧!”江波涛长吁短叹道。

  -

  好说歹说总算暂且安抚好孙翔的情绪,让他先乖乖待在房里千万别出去。但一接触到对方含情脉脉的眼神,江波涛还是没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赶紧拉上周泽楷开溜。

  一到走廊,周泽楷问:“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江波涛点头,作悔恨莫及状道:“我对不起孙翔。”

  “你打算始乱终弃?”

  “……也不是这么个意思。”江波涛感觉自己现在属于跳进黄河洗不清了,“让他爱上不该爱的人,是我的错。”

  “……那个,”周泽楷说,“我觉得你退役后可以考虑往演艺圈发展一下。”

  “怎么说?”

  “刚刚那句,八点档狗血剧,渣男经典台词。”周泽楷夸道,“说得挺有感情。我差点就信了。”

  江波涛一时语塞。他发现他和周泽楷处在两个频道。他以为自己在演童话故事,但周泽楷以为他在演肥皂剧。

  他怀疑导致目前这一混乱局面的源头一定出在他和6887的审美差异上。可能精灵世界对于“好看”的定义和人类世界不一致。

  他决定回房把6887揪出来问问。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匆匆而去的背影,再次肯定自己看见江波涛后的直觉没有错。轮回副队长今天很不对劲。

  -

  6887完全无法理解眼前这位主顾缘何愁云满面。他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得很好,按理说此刻江波涛应当春风满面。

  “……是我的魔力花汁失效了吗?”6887心虚地问道。

  “没有,而且效果显著。”江波涛心情复杂,“但你是不是搞错人了?”

  6887对天发誓他没有搞错。尤其对于他所说的“特别好看”这点,自己经过了缜密的思考,反复的对比,才最终确定下来的人,不可能出错。

  江波涛翻出存在相册里周泽楷的照片。

  “你觉得这人长得怎么样?”

  “漂亮!只应天上有!”

  江波涛翻出轮回全队合照,单截出孙翔来。

  “那他呢?”

  “好看!人间绝色。”

  江波涛指着自己。

  “你觉得我怎么样?”

  6887沉默了一阵,战战兢兢道:“……可、可以?”

  江波涛笑眯眯地看着他。“……我给你一次重答的机会。”

  6887会过意来,马上改口:“您当然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我其实有点好奇你们对人类漂亮还是好看的评价标准,但这不是我找你出来的重点。”江波涛说,“好吧,我承认我也有错,没想到你们那儿的好看和我以为的好看不是一个好看。总之你搞错人这点让我很尴尬。”

  “怎么了呢?”6887瞪大眼睛。

  “我喜欢的是那个漂亮的,不是好看的。”这代称怪怪的,但为了让6887尽快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江波涛顾不了那么多,“然后因为你的魔力花汁,好看当着漂亮的面向我表白了。现在我在漂亮面前差不多是渣男形象了,还怎么向他表白?你说你该不该负点责任?”

  “那……您觉得我现在该再做些什么?”6887瑟瑟发抖。

  “你别再添乱我就谢天谢地了。”江波涛感慨,“有没有解药?帮我把好看恢复原状,漂亮那边留给我自己解释吧。我现在深刻体会到谈恋爱这种事还是得靠自己。”

  -

  孙翔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特别光怪陆离的梦,大概真是之前舟车劳顿太累,很久没睡过这么舒服的觉。

  他记得梦里自己莫名其妙当着队长的面向副队表白,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但自己还在滔滔不绝倾诉爱意。

  可能人永远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在梦里的行为,而梦境的构筑常常不合逻辑,因此发生什么也不奇怪,所以再见到江波涛和周泽楷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和往常一样打了声招呼。

  但孙翔还是觉得队长看他的眼神有些古怪,而且像是有话要说。副队脸上的笑容和往常也有些细微的差别。

  当然,他猜这是睡久了产生的错觉,便没有细想。

  等孙翔走远,周泽楷拽了一下江波涛的衣袖。“他又不爱你了?”

  “大概之前说爱我的时候是在梦游。”江波涛睁眼胡诌,“现在睡醒了,当然不爱我啦。”

  周泽楷“哦”了一声。

  他知道江波涛有事瞒着他,但他不会去问。他知道江波涛是怎样的人,时候到了他自然会说,因此他不必问。

  大概始终不是个惯于沉默的人,江波涛接过周泽楷从房间冰箱里拿出来,分给他的西瓜,吃了两口,又开始找话说。

  “不过小周,”他吐掉口中的西瓜子,“我其实也有句话想对你说很久了。”

  周泽楷顺口接道:“我爱你,我们在一起?”

  “诶,你怎么知道是这句……”江波涛惊奇完后,突然反应过来,“等等,小周,我说认真的,没开玩笑,也没梦游。”

  “……我知道。”

  江波涛偷偷打量周泽楷脸上的表情。他总是觉得周泽楷特别神奇。这人有时根本就把心里的想法全放脸上,有时又会让江波涛学的微表情心理学全部失灵。和以前一样,他又摸不准周泽楷的真实想法了。

  “我真的喜欢你。”

  “嗯。”

  “也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可以呀。”

  江波涛错愕地看着对面人的笑脸,几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人一宿不睡第二天容易缺氧。

  -

  抱住周泽楷的时候,江波涛想的是:睡眠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仲夏未完,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失眠一夜。


The End

评论(6)

热度(83)